在八三無聲的歲月

論壇註冊
標題版主金水姐姐
訂閱上一篇下一篇
中學記者 23-06-200402:12 pm#1



還很清析的記得,剛可接受暗戀了2年的女孩和別人談戀愛,
接連數個星期的呆望球場,百無聊賴得很。
那天,我如常地呆著,視線也慣性地注意著她。從何時
開始?我可忘了。1995年2月13日,是這段回憶的最開始,是不
是確實的日子?雖有差異,而不遠矣。
本想從友人口中得知她的名字,但卻反被「出賣」,她開
始知到我的存在。自此之後,我就再不可跟妳說一句話了。
凝望著她的習慣一直沒有改變,就算是被譏笑聲所圍繞著,
我仍是默不作聲的望著。
放學後,我總留在課室多一會,望著對面馬路的車站,靜
待她的離開,我才可安然離開。
在一些碰巧下,我遷居到她的屋村。那麼我也從課室轉到車
站,大抵可拉近我們嘛?但我卻仍然默不作聲。
若是她同「車」,我便會遲她一個站下車,然後以極速趕到
一暗處靜待她的回家,我才可安然回家。
每個晚上,我也會到她樓下的球場踢球,希望碰一下運氣。
雖然只曾碰過一、兩次,但也叫我開心不已。我曾經喊過她的
名字,不知道是否聽得見?
沒什麼口德、有什麼說什麼的我,替同學還她calculator時,
竟然成了胡楓,怎麼也說出一句通順句子。面紅耳赤,連正視她
的勇氣也提不來,這個真是我嗎?
這是我最難忘的一幕。那天本是天氣不錯的,放學時竟下著一
場大雨,沒帶雨具的她和帶著雨傘的我乘同一輛巴士。我故意和
她一下車,並豉我最大的勇敢主動的替她擋雨,更歷史性地
說了兩句話。雖她的回答只是半句,但卻是她對我最親切的對
話,我又怎麼忘了?
不記得是何年的10月15日,我特地準備了一張生日卡,一大
清早便到她的班房,悄悄地擺到她的抽屜堙C卡上的署名,我只
留下姓氏便算了,因為我實在寫不出全名來。
她要離開的那年,我硬箸頭皮的致電給她。她那決絕的說話,
是她給我的最後信息,我又怎麼忘得了?
這些年來,竟未能真的交談一句話!聲音、樣貌也變得依稀了,
但這些回憶卻幾乎是中學時期的全部。



這篇文章最後被 中學記者 在 06-04-200509:51 am 編輯
YS117329 25-02-200502:03 pm#2



我覺得... 好浪漫
棉花糖~ 02-04-200512:54 am#3



你係讀plk83的嗎?
哪你可是我的師兄/姐~~
我依家先中一
阿樂 02-04-200510:59 pm#4



寫得不錯啊~
睇度入神!
*小詩wing* 03-04-200509:39 am#5



寫得好好wor~
作定真ga?
YS122377 06-04-200509:51 am#6



有時可以暗戀也是一種幸福...
顯示 6 個結果,以上為 1 - 6
1

本討論區的文章 ( 包括轉貼文章 ) 僅代表作者本人或原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對站上會員文章留言之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世界美國 
前頁
觀看歷史您沒有任何瀏覽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