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總是美好的 ﹛轉貼 ﹜

論壇註冊
標題版主
訂閱上一篇下一篇
 16-06-200601:38 am#1



  最初以為它是個關於少男少女情愫的故事,讀下去卻被作者引上另外一條不歸路。女孩蘇楊只是天邊的霞光,燃起那個時代的男孩對異性對生命的最美好期待。男孩們充滿青春莽撞,幾乎衝剌般奔上了路,投奔那縷霞光。當時滿道上都堆著奼紫嫣紅,滿腳都踩著幸福感受,但是走到後來,無情現實把他們連人帶心一寸寸磨損,只能用意志來支撐痛楚的雙足。接著,有人明智地止步,有人無奈地打道回頭,只剩那個呆頭呆腦的郝奇走到了原本該有霞光的地方,卻發現既無女孩又無霞光,燦爛的東西早就曲終人散,似乎不曾有過任何燦爛!……更令人怦然心動的是,這個男孩郝奇早知道前面什麼都沒有了,還是獨自走完漫長征途,獨自抵達寂寞終點──他僅僅是不甘心退回去。
  幾十年過去了,作者步入中年,他早已領教過各色各樣的女孩,也早已走過各色各樣的路。他成熟得足以用自己的身體覆蓋長長短短的女孩、足以用精神填平坑坑凹凹的人生。這時候他驀然想當年的「女孩蘇楊」,想起那條沒走完的路。這條路象根剌紮在心裡──紮了幾十年,現在他把它拔出來,感到痛楚。接著又把它更深地扎回去,感到更劇烈的痛楚。他責備自己:當年為什麼沒有走到頭啊!……這裡還隱含另外一種傷感的追問,沒有盡頭的路,難道我們就不走了嗎?這傷感也適合於所有的生命,比方說任何心靈早晚要停止跳動,那我們此刻就不跳了麼?

  因而,女孩們,路們,都是人生過渡。走到後來,只覓得一縷情愫。靜夜獨坐,悵然回首,微醺之中隱隱做痛。作者泣血為絲,做了個繭,裹著大團人生。

我總覺得隱痛是各種痛楚中最傑出的痛楚,如同微醺是酒仙賜予我們的最傑出的醉意。中年人常常攀附在這個境界,眺望過眼浮雲,獨品個中三味。一般已不再期待,又不甘願沒有期待,於是摁著老橄欖般的那顆心,濃縮著萬千滋味,自己跟自己說話。

  這小說斑斕多姿,作者不屑於擺弄常見的聰明,故事中時常透出智慧之光,書頁下裹著陣陣心跳。因此這小說絕對不小,我要是能寫出這樣的小說該多好啊。

顯示 1 個結果,以上為 1 - 1
1

本討論區的文章 ( 包括轉貼文章 ) 僅代表作者本人或原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對站上會員文章留言之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世界美國 
前頁
觀看歷史您沒有任何瀏覽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