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童年 ﹛ 轉貼﹜

論壇註冊
標題版主
訂閱上一篇下一篇
 14-06-200610:43 am#1



時時會見了獨自行走的孩子,眼神明淨,卻又若有所思,這往往會刺激了我,我想:這世界上最孤獨的也許是孩子。他們的世界完整。絢爛,他們想像的觸角伸得很長,但他們是失語的人,因為生活在成人的夾縫中。他們只能在以後等時間延伸到某個點上時去回首,然而回首已然是一種不完整。
撥開成長的翳霧,我也經常看到我水色的童年。我的童年成長在街巷中,髒而瘋的同伴在清晨喊我出去玩兒,推開黑黑的屋門,外面通常是明亮的陽光,那時的陽光不經過雨的洗滌也是透明的,一如那時的心。

大院外有一片大大的草地,在那兒我們玩捉人的遊戲。我們奔跑在傍晚的風裡,矮矮的腳踝沒入草中,夜色在空氣中調成淡藍墨水的樣子,殘餘的夕陽紅塗著淡淡的胭脂,我們的笑臉與叫聲是傍晚的主題。整個世界都似乎在涼而不勁的晚風中蓬鬆而後微微傾斜。斜線是比垂直的線更具美感的。

冰雹是一次新的記憶。雹子砸在院子裡的青石地上,白色的小球看上去調皮而可愛,一群個子參差不齊的孩子再也按捺不住,提了鏟子從屋簷下跑入院中央,去搶個頭最大的,大人喝也喝不住。漸漸,雹子變成雨,孩子們便又舉了家中的舊傘搭而成屋,那逼仄的空間,幾個孩子擠在一起,看雨在腳旁濺起泥來,嘻嘻傻笑。

童年隨著搬家而遷移。我們擁有了自己的一方院落。暮春,和小妹撅著屁股把瓜籽埋入小坑,等待發芽,因為實在不相信,一顆小小
的瓜籽會長出比我們還要高的向日葵耒?每天拎著小杯子澆水是絕不用媽媽提醒的。過一段時日,真的就有青青的小芽頂著一粒瓜籽皮長出來。這都是會引起我們驚喜的尖叫的。
夏季,莖裡透著水的海納花是等待我們搗碎了染指甲的。一夜攥緊拳頭,包上葵花葉子,天明,那一夜夢中的渴盼便化為一片朝霞落在手心和指甲上,那是夢幻的底色。我們伸出手去和同伴比誰的更紅,那往往是一個驕傲的資本,如若有人手心只是黃黃一片,則會被笑為屁熏了,那人會極羞地將手藏背後,嘴裡找一些比如「花沒有搗碎」 或者「礬放少了」 的理由申辨 。

童年種種,已然是煙靄紛紛,遺落在身後的路上。童年時曾最為憧憬的「長大」,最終也變為了現實,那過去卻讓風吹散了,只虛幻成一堆回憶,成為一摞黑白又泛出黃的照片積在記憶的前沿,今天一不小心撞開了記憶的蓋子,自然首先掉出來的就是上面這一沓子扔也扔不掉的畫片。
顯示 1 個結果,以上為 1 - 1
1

本討論區的文章 ( 包括轉貼文章 ) 僅代表作者本人或原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對站上會員文章留言之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世界美國 
前頁
觀看歷史您沒有任何瀏覽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