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查字典了嗎?

論壇註冊
標題版主
訂閱上一篇下一篇
中學記者 22-06-200410:00 am#1



一個男孩深戀一個女孩,但他一直不敢向女孩直言求愛。女
孩對他也頗有情意,卻也是始終難開玉口。兩人試探著,退縮著,
親近著,疏遠著......
  不要嘲笑他們的懦弱,也許初戀的人都是如此拒絕和畏懼失
敗吧。
  一天晚上,男孩精心制作了一張卡片,在卡片上精心書寫了
多年藏在心裡的話,但他思前想後,就是不敢把卡片親手交給女
孩。他握著這張卡片,愁悶至极,到飯店喝了些酒,竟然微微壯
了膽子,於是找那個女孩。
  女孩一開門,便聞見撲鼻的酒气。看男孩雖然不象喝醉了的
樣子,但是微醉著的臉,心中便有一絲隱隱的不快。
  “怎么這時候才來?有什么事么?”
  “來看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女孩沒好气地把他領進屋。
  男孩把卡片在口袋里揣摸了許久,硬硬的卡片竟然變得有些
溫熱和濕潤了,可是他還是不敢拿出來。面對女孩含嗔的臉,他
心中充溢著春水般的柔波,那柔波在明媚的陽光下,一漾一漾的
,一顫一顫的。
  他們漫長地沉默著。也許是因為情緒的緣故,女孩的說的話
極少。
  桌上的小鐘表指向了11點鐘。
  “我累了。”女孩嬌嫩地伸腰,慢條斯理地整理著案上的書
本,不經意的神情中流露出辭客的意思。
  男孩突然靈机一動。他百無聊賴地翻著一本大字典,又百無
聊賴地把字典放到一邊。過了一會儿,他在紙上寫下一個“罌”
字問女孩:“哎,你說這個字念什么?”
  “ying”女孩奇怪地看著他,“怎么了?”
  “是讀‘yao’吧。”他說。
  “是‘ying’。”
  “我記得就是‘yao’。我自認識這個字起就這么讀它。”
  “你一定錯了。”女孩冷淡地說。他真是醉了。她想。
  男孩有點無所適從。過了片刻,他漲紅著臉說:“我想一定
念‘yao’。不信。我們可以查查,呃,查查字典。”
  他的話竟然有些結巴了。
  “沒必要,明天再說吧。你現在可以回去休息了。”女孩站
起來。
  “查查字典好嗎?”他輕聲說,口气含著一絲懇求的味道。
  女孩心中一動。但轉念一想:他真是醉得不淺。于是,柔聲
哄道:“是念‘yao’,不用查字典,你是對的。回去休息,好
嗎?”
  “不,我不對我不對!”男孩急得几乎要流下淚來,“我求
求你,查查字典,好嗎?”
  看著他胡鬧的樣子,女孩想:他真是醉得不可收拾。她繃起
了小臉:“你再不走我就生气了,今后再也不會理你!”
  “好,我走,我走。”男孩急忙站起來,向門外緩緩走去。
  “我走後,你查查字典,好嗎?”
  “好的。”女孩答應道。她簡直想笑出來。
  男孩走出了門。
  女孩關燈睡了。
  然而女孩還沒有睡著,就聽見有人敲她的窗戶。輕輕地,有
節奏地叩擊著。 “誰?”女孩在黑暗中坐起身。

“你查字典了嗎?”窗外是男孩的聲音。
  “神經病!”女孩喃喃罵道。然後她沉默了。
  “你查字典了嗎?”男孩又問。
  “你走吧,你怎么這么頑固。”
  “你查字典了嗎?”男孩依舊不停地問。
  “我查了!”女孩高聲說,“你當然錯了,你從始到終都是
錯的!”
  “你沒騙我嗎?”
  “沒有。鬼才騙你呢。”
  男孩很久很久沒有說話。
  “保重。”這是女孩听見男孩說的最后一句話。
  當男孩的腳步聲漸漸消逝之后,女孩仍舊在偎被坐著。她睡
不著。“你查字典了嗎?”她忽然想起男孩著句話,便打開燈,
翻開字典。
  在“罌”字的那一頁,睡臥著那張可愛的卡片。上面是再熟
悉不過的字体:“我愿用整個生命去愛你,你允許嗎?”
  她什么都明白了。
  “第二天我就去找他。”她想。那一夜,她輾轉未眠。
  第二天,她一早出門,但是她沒見到男孩。男孩躺在太平間
裡。
  他死了。
  他以為她拒絕了他,離開女孩後又喝了很多酒,結果真的醉
了,車禍而死。
  女孩欲哭無淚。
  她打開字典,找到“罌”字。里面的注釋是:“罌粟,果實
在未成熟時,果實中有白槳,是制鴉片的原料。”
  罌粟是一种极美的花,且是一种极好的藥,但用之不當時,
竟然也可以是致命的毒品,人生中一些極美極珍貴的東西,如果
不好好留心和把握,便常常失之交臂,甚至一生難得再遇再求。
有時這些逝去的美好會變成一把鋒利的刀子,一刀一刀地在你心
上剜出血來。
  命運的無常和叵測,有誰能夠明了和預知呢?
  “你查字典了嗎?”
  如果有人這樣詢問你,你一定要查一查字典。或許你會發現
:你一直以為對的某個字,其實是錯誤的。或者還有另一种讀法。



這篇文章最後被 敏 在 19-07-200510:59 am 編輯
顯示 1 個結果,以上為 1 - 1
1

本討論區的文章 ( 包括轉貼文章 ) 僅代表作者本人或原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對站上會員文章留言之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世界美國 
前頁
觀看歷史您沒有任何瀏覽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