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特權 《轉貼》

論壇註冊
標題版主
訂閱上一篇下一篇
 10-06-200609:14 am#1



  青春也有逝去的那一天,我也會發現我的眼角爬上皺紋,可是我想,我不必害怕,只要我的手里還緊緊握住青春的特權──自信與希望。

  “三年一個代溝。”這句話在讀研期間我深有體會。在大多數同學的眼里,我已經是個老大姐了,愛聽一些在他們看來老得掉渣兒的歌曲。年輕與衰老同時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也同時存在于一個人的身與心。可是,年輕與衰老卻並不是以年歲為尺度來衡量的。青春,更是一種心境。也許,我是比他們年齡大一點,可是我對青春的領悟也比他們多一點。

  5年前,當隱藏在樹林深處的杜鵑鳥“布谷,布谷”地啼叫時,我申請了讀經濟法雙學位。那時,我上大二,讀的是環境工程,對法學一無所知,沒有想到,這個申請在我心里卻布下了一粒改變我命運的種子。

  2003年,我畢業即失業了。考研成了我的一根救命稻草。于是我游走于校園的邊緣地帶,成了“校漂一族”。每天除了睡覺、吃飯,其他的時間全是在教室里上自習度過的。可是半年的努力,換來的不過是一個慘敗的結局。再次去人才市場,還是一樣地被拒絕,理由依然是要男生,要有工作經驗,要不就是要研究生。天大地大,似乎沒有我的立錐之地。

  掉進了黑暗深坑里的我,為了父母的期望,能做的只有永遠不絕望。

  2004年,當隱藏在樹林深處的杜鵑“不如歸,不如歸”的啼叫時,我再次回到母校報考了生態學專業。自然界的一切生靈都有屬于自己的那一個“生態位”,而我的生態位又在哪里?選擇這個專業,與其說是為了讀研,不如說是想找一個新鮮的空間來對人生進行一次思考。

  走出考研複試的考場,也標志著我從深坑里爬了出來。我終于又站在地面上了。此刻的我歷經了兩年坎坷的考研,雖然已是傷痕累累,但我不再疑惑,不再恐懼,不再絕望。我有了選擇向哪個方向邁步的機會。可是我該向哪里出發呢?

  春來草木早知道。埋藏在心底的那粒種子又開始萌發了。對法律的興趣從來就沒有消失過,只是我從來不敢去理會。曾經也想過參加司法考試的事情,只是那時我沒有勇氣挑戰這“天下第一考”。雙學位的課程學到的東西與司法考試要求的相比少得可憐。另外,我以前一直執著于少年時代的夢想,我以為我可以使天變藍、使水變清。那時候的夢想,是何其的純真和簡單。

  去年,杜鵑花開的時候,我開始了司法考試的征程。我知道,自己已蹉跎了好幾年,不能再猶豫不決了。于是我把自己的生態位定于那一個向往以久的職業──律師,盡管我早有耳聞這個職業的艱難。每一條路都有自己獨有的風景,律師這條路充滿了挑戰,不管這條路有多難,我都願意走。如果沒有去嘗試過,我知道有一天我一定會後悔的。

  身邊的許多人不明白我的選擇,認為我走了彎路。考上了非法學的研究生,又去參加司法考試,專業不對口,而且放棄了原來的專業也太可惜了。可是我不覺得。我的經歷和我學到的知識一樣,都是我的寶貴財富。我希望自己以後能夠做一名環境與資源法方面的專業律師,這樣我的環境與生態方面的知識積累將是我的優勢。

  兩年考研的磨煉使我受益匪淺,在各方面我都經受住了司法考試的考驗。畢竟這個考試的通過率很低,對于考生來講心理壓力是不小的。另外學習任務也非常重,每天要看上百頁的書,5個月複習下來,看過的書堆積起來有1米高。在備考的過程中,也有過迷茫,有過疲憊,甚至也想過要放棄。特別是武漢的夏天,對我來說是最難熬的一段時間。可是為了自己的夢想,我還是咬著牙堅持了下來。

  都說“司考人生,思考人生”,這話的確不錯,經歷了司法考試,我對自己、對自己以後要走的路想得更多、更深了。當我拿到法律職業資格証書的時候,更加相信自己,也更看清自己想要走的路。

  此刻,東風熏梅染柳,不久春天即將遠去,有多少人會嘆息無計留春。與其嘆息,不如好好欣賞這美好風景。青春也有逝去的那一天,我也會發現我的眼角爬上皺紋,可是我想,我不必害怕,只要我的手里還緊緊握住青春的特權──自信與希望。
金水姐姐 11-06-200605:35 am#2



好叻,可以找到人生目標
 11-06-200608:40 am#3



青春無價!
顯示 3 個結果,以上為 1 - 3
1

本討論區的文章 ( 包括轉貼文章 ) 僅代表作者本人或原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對站上會員文章留言之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世界美國 
前頁
觀看歷史您沒有任何瀏覽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