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故事)讀 黃棣珊中學, 住九華新村的妳

論壇註冊
標題版主--
訂閱上一篇下一篇
Jan 27-08-200403:49 am#1



我有這樣的一個故事.

妳的模樣.....我還清楚的記得, 妳當時在筆直的鼻樑上架著金絲鏡, 束著馬尾辮子, 左眼晴下面有顆痣.....

自從90年6月開始, 在美孚地鐵站見過妳一次之後. 我每天早上6時起床, 從元朗走到美孚地鐵站. 為的是可以在妳上學的旅程中(美孚->石狹尾), 可以偷偷的望妳. 這個習慣一直唯持了四年. 從妳f.3至f.7的這一段期間. 我一直攪不懂為什麼, 只知道能夠看見妳, 就是很舒服很高興似的, 大概就是暗戀吧~~

即使在91年, 我從元朗搬到了粉嶺居住. 仍風雨不改的每天早上5時起床, 去到美孚, 躲在一角偷偷的陪伴妳上學.

很快, 應該是90年底吧! 我就給妳發現了, 有這樣一個每天都在等妳的人.
之後幾年, 妳仍一如以往的上學, 而我亦每天如常在等妳的出現....到後來, 我遇到妳在自修室(舊圖書館)溫習, 我就偷偷的跟妳回家, 也就知道妳的家在九華新村了.

我記得我們最親近的接觸有兩次,

第一次是大約在93年吧, 妳讀f.6的時候. 當天我生病了沒有上班, 但早上仍走到美孚偷看妳上學. 到中午時我看到外邊下著滂沱大雨. 醒起妳早上沒帶雨傘, 便在下課時間趕到美孚地鐵站等妳, 果然妳真的沒有帶備雨傘, 就在這個時候, 在萬事達廣場的出口, 我向妳遞上了雨傘. 不過妳當時沒有接受, 叫了句:[唔使妳理呀], 這就是妳第一句跟我說的話. 隨後我就走了. 其實這樣的結果我早就預知了. 在過去幾年的跟蹤日子裡面, 在妳來看可能就是變態的行為吧?
往後, 我如常的到地鐵站等妳, 妳也如常的上學. 這些默默等待的歲月, 我每天都在自私的享受著, 但可能對妳而言, 是每天都被滋擾著…..(下續)



這篇文章最後被 Jan 在 23-07-201005:24 pm 編輯
Jan 27-08-200403:50 am#2



續上<---

第二次我們的接觸, 在妳快要完成f.7的時候.

有一天妳如常的上學, 我依舊站在跟妳相隔兩個地鐵車門的位置, 到了太子轉車站. 我們都下車了, 但妳竟然走到我跟前, 說了句:[你點解成日跟住我? 唔好再跟住我啦好唔好呀?] 我當時不知所措, 我只答了句:[好…好對唔住]. 之後妳走了, 我却呆在那個最冷清的地鐵站.

在此之後, 妳應該沒再被我滋擾到了. 但其實, 我沒有實踐承諾, 在那個時候, 妳已經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份, 是習慣. 要我立刻抽離真的辦不到…之後幾個月我仍然走到地鐵站偷望妳, 只是刻意的不讓妳知道吧了…..

在妳f.7畢業以後, 大概是上了大學吧. 由於我沒法掌握妳出現的時間. 而且我的工作亦較繁重多了, 已經很少走到美孚了. 大概是每一兩個月一次吧, 去到時通常會是走走妳以前回家的路. 走到九華新村的公園坐坐. 或者在妳家門外凝望二樓一番. 這樣的習慣又維持了幾年, 可惜都沒碰見過了妳了.

大約98開始, 我走到九華新村的時間更少了, 一年也許有3次4次吧… 對妳的感覺, 已轉化成一種老朋友, 親人的感覺.

可能年紀漸長. 對過往懷念的情懷更濃, 今年2004年, 駕車去九華新村就有兩次了.純粹去懷念一下…..可能妳早就遷徙了.可能妳已嫁作人婦, 又可能妳已為人母了…..

希望妳看到這貼文之後, 能給我聯絡吧, 當是跟一個老朋友打個招呼一樣.
聽說過這個故事的朋友, 或者認識她的, 也請聯繫我吧……最少讓我知這位老朋友的名字吧.
janfong@hkstar.com
謝謝!


這篇文章最後被 Jan 在 20-05-200503:55 am 編輯
jimmy 09-09-200404:09 pm#3



我好可憐你啊,這種痴情漢,可能已絕種了,可惜你的方法用錯了,第一你不必這樣偷看她數年吧,如果當時你表白或許也會有一線的機會,第二你偷看她的時間也太厲害了,有十年吧?如你給人偷看成十年你會有何感覺呢?會否有點煩惱?好似惡鬼追兇一樣,初看你的故事會覺得你好痴心,再看下去就覺得你痴情,最後看下去就覺得你變態還有點恐佈,何苦呢?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給你親手變成一個恐佈的鬼故,放棄吧...回到現實,找一個女朋友吧,我想這樣會對你好一點...

一個多事的人上
阿樂 09-09-200407:03 pm#4



o my god ... 我係男仔也被你的痴情吸引我看完整個故事.
小弟, 祝福你心想事成之外, 也希望你下次記得把握機會/緣份, 不要再錯過了.
天翼 10-09-200406:42 am#5



看完你的故事之後,我覺得很感人,但......請為自己的前途打算一下吧,始終終日沉醉於過去不是一件好事......
Jan 14-09-200410:09 am#6



想不到我的故事會感動大家, 其實這談不上什麼痴情, 只是一廂情願的暗戀故事而已. 不過我花的時間長一點, 走的路遠一點罷了.

多謝上面幾位朋友看完了整編的故事, 也感謝大家的關心.

我其實已經結婚了, 並且已經是一個小女孩的父親. 我並沒有因為要沉溺在這個單向的故事, 而放棄了跟世界同步. 相反, 一切還控制得比較理想. 平淡樸素的生活, 過得還算是可以的.

有朋友問到, 十年? 偷望了十年嗎? 是恐怖, 是變態吧.....
我想想...偷望與等待的時間, 大概是四年吧, 從她f.3-f.7的期間. 之後, 我沒有掌握到她上學的時間, 漸漸這個習慣也間疏地淡化了. 不過我不否認, 這四年光景, 的確是有點變態的, 相信在她眼中也一樣覺得恐怖. 不過, 這可能是最初時候的感覺, 到後期, 她好像是習慣了, 回家的路上, 偶爾會遇到我跟在背後, 即使在身邊走過, 都沒有走避惶恐之意, 她走在前, 我遙遙地跟在後頭....這段路是頗黑暗的, 有偷渡客也有野狗, 那個時候, 我總是感覺我要陪伴..護送她回家...

四年之後, 隨著沒再遇見,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 心態也在慢慢的轉化, 我對她的愛慕, 變作了一份朋友的感情. 雖然, 到今天我仍會走到美孚, 經過荔園及宋城遺址, 去到她家門前. 懷思一番, 然而....已經不是那個愛慕的感覺, 只是渴望一見這位多年不見的老朋友. 讓我可以真正認識到她. 我倒是想看看她帶小孩, 回到婆家團年的模樣. 能看到老朋友擁有幸福, 是我這份情感最大的報答.

如果我的一生走畢了, 都不可以讓我跟她認識, 會是一個遺憾. 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遺憾. 不過, 生命都是遺憾多, 驚喜少. 回想第一次遇見她的情景, 已足夠一輩子心中回味.....
阿樂 14-09-200401:20 pm#7



幾好牙, 你個故事都算係happy ending. 有回憶都唔錯, 唔係老了就變了隻悶蛋.
Mr.馮 15-09-200406:16 pm#8



你係巨蟹座?
Jan 25-09-200401:48 am#9



我是天蠍座的.....有關係嗎????
金水姐姐 14-11-200406:55 am#10



你送雨傘送得太慢了
早幾年就送好了
你會知道她對你有沒有意思
要開始,早就開始了

天天由粉嶺去美孚
浪費金錢

要知道日日比一個人跟住的感覺都幾恐怖
好似呀JIMMY咁話!

下次見到中意既女仔快D問啦
唔好「莊莊」下!
你仲有幾多個十年呀?
Jan 17-11-200401:21 am#11



金水姐姐,多謝您分享了您的看法. 有些部份我也有共鳴. 例如您說被人跟蹤多年的感覺是恐怖的, 我是贊同. 前文我也有提到. 不再贅述了.

但另外一些如每天從元朗或粉嶺跑到美孚, 很是費錢的說法. 就不甚苟同了. 如果一開始就拘泥於時間和金錢, 就不會有這樣凄美的故事烙在我的生命中. 大概現代的離合很平常, 我的思維很老套. 不過當生命要走到盡頭時, 一生的片段會重映一次, 我至少有過一段很甜蜜的回憶.

說實在的, 當時我每天都是享受著的. 能夠用區區十元數塊, 就能和她見面, 換取那一段奇妙的地鐵旅程. 真是太優惠了. 如果人是不會長大, 時空不會改變, 我很希望每天都能花這樣的錢, 就算再多的十年, 我都渴望繼續.

當然, 時間人物不會因為我的一廂情願而停下, 一切都在改變, 包括我自己. 不知在某年某日, 可能就在最初的三四年, 我就不再暗戀她了, 反而是一種熟朋友的感覺. 當時我不知道, 以為一直是迷戀, 到了很少再去的時候, 才知道自己心態上的改變. 有沒有形容這種情操的詞彙? 由暗戀轉化為不相識的老朋友, 真的不懂如何去形容....

我結婚了啦! 也不可能再有幾多個十年可以讓我去花, 蠻感謝上天的. 讓我沒再見到她一段很長的時間, 知道是時候走出一個單向的夢. 否則, 我可能仍會天天靠在那個街角之上......

在時間沖刷下的回憶, 難免會有一點褪色. 今天想的, 是希望認識到這位老朋友, 可以互相交換一些記憶, 一些片段, 一些畫面....把淡化的光景重新塗上色彩. 希望在有生之年, 可以跟她結識吧....
Jacqueline 23-11-200403:14 am#12



如果我係嗰個女仔...
一定會感動死呀!!
有人山長水遠陪自己返學!!
>o<
金水姐姐 23-11-200407:30 am#13



係靚仔咪好lo
阿樂 23-11-200406:22 pm#14



嘩 ... 乜你咁講架?
鹹魚 23-11-200408:00 pm#15



人地少女懷春ma,比人諗吓啦
顯示 80 個結果,以上為 1 - 15

本討論區的文章 ( 包括轉貼文章 ) 僅代表作者本人或原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對站上會員文章留言之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世界美國 
前頁
觀看歷史您沒有任何瀏覽記錄